新聞動態

[數說]“國進民退”:五地國資成接盤主力 部分國資浮虧近八成比慘散戶

發布日期:2018-10-23

 
  今年以來,資本市場持續動蕩,A股頻頻創下新低,去杠桿的組合拳使得社會融資規模縮水2.03萬億。同時,匯率大幅走低,P2P行業持續爆雷,股票質押平倉屢屢發生,債務違約大量出現,越來越多的中小企業尤其是民企面臨嚴峻的流動性危機,大股東爆倉、資金鏈斷裂等使得公司命懸一線。為求得市場的一席存活之地,民企加快了引援國資的步伐。據不完全統計,2018年以來已經有39家上市公司宣布國資入主,還有一些公司引入國資作為戰略投資者。那么,哪些地區的國資正在積極地成為接盤主力軍呢?它們的收益狀況如何?

 

  五地國資成接盤主力
 
  從這份名單來看,6月以來中央和地方國資接手民企的家數陡然上升,尤以9、10月份的家數為最多,這與滬指接連失守3000點、熔斷點位創下47個月新低息息相關。
 
  而從地方國資接盤民企的角度來看,深圳、山東、北京、湖南、河南的國資成為了接盤的主力軍。近期深圳國資數百億資金為股權質押“拆雷”的消息轟動了資本市場,它在一個月里拿下了怡亞通、夢網集團、英唐智控的控股權,可謂是出手闊綽,兵貴神速,同時還利用常規的股權、債券來支持行動,比如處于停牌狀態的鐵漢生態向深圳市高新證擔保有限公司申請5000萬元委托貸款,用于補充公司流動資金,期限為3個月,確保了公司目前到期債務的正常兌付;騰邦國際與深圳市福田投資控股有限公司簽署了《戰略入股意向協議》,福田投控擬通過適當方式持有騰邦國際股份,成為其重要戰略股東,并探討成為第一大股東的可能性。
 
  此外,從年初起山東省國資委就著手接盤上市公司,分別拿下了*ST天業、魯銀投資、騰信股份、當代東方、英唐智控的控股權。
 
  除此之外,北京市海淀區國資委和東興證券)發起設立支持優質科技企業發展基金,基金規模100億元,首期20億元已完成募資,通過受讓不超過上市公司總股本10%的股權,幫助民營科技上市公司化解股票質押風險等,此前已將金一文化、三聚環保收入囊中,并成為了佳訊飛鴻的重要股東。湖南國資則收獲了宜安科技、中天能源和永清環保3家公司的控股權,河南國資拿下了大富科技、華英農業,并成為豫金剛石的重要股東。
 
  超八成國資出現浮虧
 
  近期市場頻頻創下新低,但部分國資馳援的上市公司本周受到了資金的追捧,深圳本地股15日超20股漲停,16日股權轉讓類個股逆勢上漲,興源環境在16日午間公告引入國資戰略投資者后直線封板。
 
  但從全年來看,超過八成的國資救火的個股沒有得到市場資金的認可,出現了大幅下挫的情況。得到山東國資委支持的*ST天業自今年1月23日以來跌幅已近80%,并一度留下了26個跌停的“光彩”記錄。當然,國資參與救火后股價下跌的公司并不少見,如8月8日遠致投資受讓科陸電子股份的交易均價為6.81元/股,截至16日公司股價為4.73元/股,地方國資已浮虧30%。股價轉讓高達15.5元/股的金力泰截至16日收盤僅4.53元/股,虧損超七成。
 
  與此同時,股價的持續下跌使得公司在股權轉讓期間下調轉讓價格。比如宜安科技控股股東宜安實業與株洲市國有資產投資控股集團同意將股份轉讓定價由9.68元/股降至6.44元/股。
 
  近期市場調整幅度較大,國資股東入場救火一定程度能夠緩解上市公司資金流的緊張局面和穩定投資者信心,但是引入國資并不一定能立即提升股價,股價的提升還需要公司基本面的支撐。投資者需避免陷入盲目“炒重組”的陷阱中。
 
  那么,民企頻頻引入國資的行為,是不是“國進民退”的縮影呢?
 
  國進民退還是同舟共濟?
 
  在過去兩年多的時間里,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和去杠桿的深化推進對經濟運行的影響逐步顯現,大幅舉債加杠桿經營以及行業景氣度下行的企業受到強烈的沖擊,私營企業和民營經濟在這一過程中遭受了重創。
 
  根據2018年上半年的數據顯示,全國規模以上工業企業利潤同比增長17.2%,其中,國有控股企業增長31.5%,私營企業增長10%,國企和民企的利潤保持分化。從信貸投放上看,2016年國有企業新增貸款6.9萬億、占據78%的新增企業貸款,而民企新增貸款僅為1.5萬億,只占新增貸款的17%,差距更加明顯。從虧損企業數量看,去年年底以來,私營工業企業的虧損比例(虧損企業數量/企業總數量)明顯提升,在今年年初創造了金融危機以來最高。“國進民退”成為了最直觀的表象。造成這種現象的原因是“去杠桿”政策與國企民企的區別對待。民營企業無法獲得同等的融資機會和成本,失去了平等參與市場競爭的機會。
 
  但是,將現有情況定義為“國進民退”還為時尚早。在當前債務壓頂、股權質押爆倉風險難以褪去的背景下,企業斷臂求生是必然選擇,民企尋求實力雄厚的國資作為靠山以求庇護是民營微觀主體的市場生存行為。
 
  同時,國企“抄底”收購民企本質上是一種市場經濟行為。對于國企而言,雖然戰略層面沒有明確引導去大量收購民企,但并購擴張本來就是既定的方向,市場上有那么多便宜又合適的項目主動找過來,不接盤反而違反了企業經營的市場規則。而且,在經濟具有較大風險、民營企業面臨較大經營危機的背景下,國有企業這一市場化并購行為,客觀上也是對那些優秀的民營企業、民營資產形成了有效的保護。
 
  總的來說,它是一種同舟共濟的行為。國資入主民企充分考慮了其核心競爭力、質地優良等因素,并且它參股上市公司后,客觀上形成了混合所有制,解決了國企效率低下等頑疾,而民企擺脫了短期資金鏈緊張的困境,雙方實現了平等互利,優勢互補。所以這是國企和民企互惠共贏的市場選擇,不存在誰進誰退的問題,更不涉及意識形態。
(文章轉載自公眾號 金融界)
千梦影院-千梦影院在线电影